高中语文教材变“年轻”了

本报讯(记者刘欢)今年9月1日起,一套全新的高中语文教材将在本市东城、西城、朝阳等九个区县的中学全新登场。与以往不同,新版教材里再也看不到人们耳熟能详的《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雷雨》等传统经典篇目,取而代之的则是余华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海子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令人耳目一新的当代文学作品。

“新教材必须要有新东西,要和我们生活的时代更接近。过去的老篇目之所以换掉了一半,为的就是给新篇目让路。”北京版语文编写组成员、东城区教师研修中心特级教师薛川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特定的教材,教材的变化往往折射着时代的变化。就拿当代作家余华的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替换《陈焕生进城》进入必修课文来说,尽管两者都属农民题材,但《陈焕生进城》年代太久远,内容也有些过时。“应该让它休息一下,所以我们把它换掉了。”薛川东说。

专家们也考虑到,语文教材必须要有一个继承和发展的关系,所以还是保留了很多过去的经典篇目,比如夏衍的《包身工》,作为无产阶级报告文学的奠基之作,就被留下了。

“在过去,除非是大名家,否则当代作家很难进入教科书,尤其是一些还在探索的中青年作家。”薛川东告诉记者,北京版语文新教材最大的变化就是收入了大量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当代作品,其中包括当代作家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铁凝的《哦,香雪》、贾平凹的《秦腔》、海子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

“当然,最新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但能入选新教材的文章一定是最能体现语文教学功能的,同时我们也尽量想让学生看到与他们生活更近的优秀作品。”薛川东说。

谈到金庸的武侠作品《雪山飞狐》也入选新教材的选修模块,薛川东说,金庸的作品文学性很强,读起来也非常引人入胜,关键在于老师怎么教,目前都只是尝试。此外,卡夫卡的《变形记》和加缪的《西西弗神话》,也是这次新收入的必修课文。

“这套新版语文教材真正体现了科技教学的价值!”薛川东兴奋地介绍。原来,新版纸质教材的背后有一个电子资源库,这就相当于一个“虚拟教室”,学生们在这里注册后,马上就可查阅与课本内容相关的电子版文学作品,比如课上学完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只要点击,就会出现朱自清的其他作品。值得一提的是,链接中所有的文学作品,也都是经过编委们精心挑选的经典之作。

由于“虚拟教室”不受时空限制,学生在学校或在家都可以上网阅读,同时还能发表自己的“原创作品”,同学间也可相互交流、点评。凯时娱乐等到高三毕业时,学生还可将三年来在“虚拟教室”的学习痕迹刻成光盘留作纪念。

早在一年前,各区县的教师就开始为应对新教材作准备了。因此,薛川东认为,此次教材大“变身”不会对教师授课带来影响。

记者了解到,这个暑假,各个区县的语文老师一个也没闲着,大家聚在一起进行了一次集中培训。培训中,各区县的教研员、学科带头人和骨干教师纷纷将自己在教学和备课中的成功经验与广大教师交流分享。开学前10天,各学校还将分别对各科教师进行校本课程培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