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旅游大文章_老沈_任正非_长征

说好八点半开始的关于微旅游的分享会,原本计划一个小时结束,被迟来的老沈硬是延长了一个小时。他很兴奋也很无奈,今天终于发团了。

来自宁夏的老沈已经做了多年旅游,真的是舍不得放不下,可是诸多的限制又使他感到无奈。长线做不了,本地人们又熟悉,只好放远一点,内蒙古鄂托克旗那达慕大会及牧民丰收节是计划好久的,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几十辆旅游大巴载着开心的游客出发了,但是疫情防控的要求让他们在两区交界处遇到了麻烦,经过多方协调,终于有了方案,返程结束后必须全部做完核酸检测才能散团。签责任书、保证书、承诺书,还好团是正常发走,可是回来做完核酸又要好久,远处组织的游客深夜还在回家的路上。老沈感叹做旅游太难了。

金老师在易沃克微旅游课堂的分享,让旅游人仿佛找到了方向,“丢掉幻想再启航”,常规的旅游已经走到尽头,大家在探索中寻找方向,毫不留情的金老师给大家当头一棒,不要再幻想着轰轰烈烈,作为旅行社,大社有大社的优势也有他的更难处,小社有自己的短板,但也有灵活的优势。

金老师说,旅游这个词概念很宽泛,并非只有长途跋涉才叫旅游,走出家门、校门,到大自然里去欢呼雀跃,同样也是旅游,一日游、两日游同样也是旅游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

很多同行都很困惑,微旅游是不错吗,但是如何做?如何切入本地市场?如何让自己的产品更加凸显光彩?

金老师从欧美旅游方式转变,到香港流行的康乐游,再引申到当下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把微旅游做活做强的意义。还旅游一个初心,那就是快乐的玩耍。在大自然中去制造尖叫。

旅游这个词已经被大家耳熟能详凯时娱乐,村里的王大妈刘大婶也会跟自己的邻居说我要去旅游了。但是旅游真实的目的什么?观光旅游仅仅是旅游的一部分内容,而做微旅游,可以说观光目的已经不存在了,既然是微,就是家门口,而家门口的山水河流早就让人们踏遍,那微旅游的抓手在哪?核心是什么?金老师根据自己多年的教学和实践,从实际出发原创出让游客在家门口尖叫的创意。按照他的定义,在距离150公里左右,车程在2个小时以内,到大自然中去,让人们既新奇又熟悉,既轻松又有趣,开心快乐的游玩中,找回自我,不仅是孩童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客群都能找到自己的快乐所在,从亲子活到家庭,从青年到老年,不再是枯燥的徒步爬山,不再是油烟漫天的烧烤,不再是一顶帐篷的露营,和谐、凝聚、延续应该成为微旅游的标签。

微旅游不同于常规的旅游,是一种高频的活动,要在潜移默化中形成品牌意识,就像婚庆公司一样,一想到出去玩,就能想你,旅行社不再是长途跋涉的代名词,更不是除了购物就是车上睡觉的老模版。而是一种全新的创造,是找到游客痛点的新玩法。

金老师从为什么要落准微旅游,微旅游的抓手如何打造,场景如何展现,客源如何去捕捉等多维度给大家带来思维方式的改变,要再造旅游模式,适应当前形势,应用不同主题,面对不同客群,既要关注小也要盯着老,做到老少咸宜。

正如87年前,在陕北甘泉县象鼻子湾村的漫天大雪中,发表的著名“雪地讲话”,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经过近三年的疫情打击,每一个旅游人何尝不是走在长征路上?

不久前任正非在内部讲话里提出的“寒气说”,让很多人睡不着觉,讲话里强调:“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纲领,边缘业务全线收缩和关闭。”只有活下来才能有发展年,您以为呢?

讲话中,任正非承认“华为对未来过于乐观的预期情绪要降下来”,并指出:“2023年甚至到2025年,一定要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的纲领,‘有质量地活下来’,这个口号很好,每个业务都要去认真执行。”

当形势发生变化,原来的预期过于乐观时,要及时承认,并相应调整战略,与时俱进,而不是为了面子,死不承认。任正非强调:“坚持实事求是,在市场上的收缩要坚决。我们以前怀抱全球化理想,立志为全人类服务,现在我们的理想是什么?活下来,哪里有钱就在哪里赚一点。”

任正非经常说:“我要的是成功,面子是虚的,不能当饭吃,面子是给狗吃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