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诉后下架老教授文章知网道歉了然后呢?

89岁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发现自己100多篇文章被擅自收录到知网数据库,“没收到知网一分钱,下载自己的书居然还要收费”,因此,2020年8月,他选择了维权。

随后的官司中,赵德馨教授全部胜诉,获得相应经济损失和维权合理开支费用,累计获赔70多万元。

这个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惹恼了吃瓜群众,更违背了知网安身立命的基础原则——尊重知识。

赵德馨长期从事中国经济史研究,1998年退休后笔耕不辍,2018年获评第二届“荆楚社科名家”荣誉称号。

“我创作的知识,它不跟我说一下就拿去用了,还去收费。而我一分钱稿费没收到。这是对我们知识分子劳动成果的不尊重。”这是赵德馨维权的初衷。

原来,2016年,他计划对自己此前出版的著作《中国经济史辞典》进行修订,这本书在知网上有电子资源。赵德馨委托学生以自己的名义联系知网,对方却表示要付费才能提供。

赵德馨说:“这是我2006年和知网签订的合同,授权他们使用的。当时他们说会支付相关费用。可是我不仅没收到过知网一分钱,后面我自己要用自己的书籍,居然还要收费。”

当时,赵德馨正在写作《社会科学研究工作程序与规范》著作。创作过程中,他学习了著作权法的知识,了解到国家出台了诸多法律保护知识产权。于是,赵德馨开始着手维权。

他将自己的著作目录进行整理,发现自己百余篇论文被知网、万方等数据库平台收录。随后,万方和赵德馨达成了和解,知网未达成协商和解。

2020年8月开始,赵德馨方面陆续向北京互联网法院起诉知网运营公司“《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并陆续赢得胜诉,共收到70多万元的赔偿。

1. 其作为期刊出版单位,有权对已经在其他期刊刊登的文章进行转载,属于法定许可,不构成侵权。

法院认为,被告将涉案作品收录到其数据库并在网络上提供付费浏览和下载的行为,显然不属于期刊之间的转载或摘编行为,我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报刊转载法定许可制度并不适用于网络环境下,故对被告辩称其构成法定许可的主张不予支持。

此外,被告未提交证据证明作者曾向刊文单位进行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故关于被告发布涉案文章有合法来源的主张,法院也不予采信。

该案件上热搜后,中国知网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知网正常是与学校和期刊编辑部合作的,不与作者直接对接,“知网有具体的资源合作部门和学校及期刊方面对接,获取相应的资源,展开具体的合作”。

正如人民日报的评论所说,作为一家掌握独家资源的平台,应当严格守法,尊重知识产权,面对诉讼维权和法院判决,理应服从判决、尊重作者,真正拿出改正错误的诚意。人家胜诉了就下架论文,这种做法既不是正确的态度,更不是合理的做法。

12月10日晚,中国知网发布《关于“赵德馨教授起诉中国知网获赔”相关问题的说明》,表示向赵德馨教授道歉。表示自己将“诚恳接受来自作者、媒体和社会各界的批评”,“对于媒体就这一问题的关注,我社将积极会同相关期刊编辑出版单位与赵德馨教授沟通,妥当处理赵德馨教授作品继续在知网平台传播的问题”。

同时,“说明”中对于“自己下载还要付费”一事也进行了回应,表示知网从2019年起增加了“作者服务”入口,作者自己的文章是可以免费下载的。

对于知网的道歉,赵老表示态度还是可以的。希望知网之后能拿出具体的整改措施,真正拿出诚意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停留于表面。

这两天,学术界多名同道向赵老发来信息,点赞他的维权行动。有赵老的学生表示:“我们不仅是为赵老师高兴,更是觉得通过这次的事情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推动在学术界和出版界的良性合作。”

1998年退休后,赵德馨笔耕不辍。赵老表示,打官司收到的赔偿款,都将用于今后出版著作。

而对于知网来说,此次案件的败诉也敲响了警钟。作为在学术界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国内大型中文数据库,更应知法懂法守法,尊重知识,尊重知识产权,虚心接受来自社会各界的监督和批评,否则有一天,终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寻物 139年终于等到你!这座世界著名“烂尾楼”亮灯了· 好戏 为什么总有人翻拍老剧“毁经典”?· 港星扎堆移居上海?其实ta们早就在内地“筑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